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共享嫂子
共享嫂子
我和杰哥是高中同学,多年的好兄弟,高中那会儿,我们兄弟俩同时喜欢了一个女生,各自努力追求,却没有追求到手,之后便约定一起努力追求那个女同学,然后一起分享。

  但是事与愿违,我们经过努力,还是没有追到那个女生,由此,也令我们的青春留下了一丝遗憾。

  大学,我和杰哥报考了同一个城市。但我们不是在同一所院校,杰哥有了新的女朋友,而我也有了我的另一半。

  临近毕业,我跟杰哥商量共同创建一家公司,于是,我们创建了一家贸易公司,来共建我们兄弟两个的辉煌。

  几年过去,我们的公司运营很一般,盈利却不足以富足。各自的生活也趋于平淡。

  有一天我跟杰哥喝酒畅聊,酒后,告诉他,我把我的亲嫂子给上了,杰哥满眼放光,貌似对我嫂子很感兴趣,杰哥告诉我,自从杰嫂生了孩子之后性欲下降,他是经常得不到满足。

  我的嫂子性感妖娆,属于一个反差婊,平常生活工作中显得得体大方,在床上却热辣似火,似很久没有得到过满足。

  我借着酒劲儿,把跟嫂子的性爱照片和视频给杰哥看,从此我和嫂子的性爱照片和视频变成了杰哥满足自己性生活的必需品。

  跟嫂子的性爱中,我也经常提起杰哥,提出我想跟杰哥一起操她,虽然她嘴上说着不同意,却湿得一塌糊涂。

  之后我也跟嫂子说过,把我和她的性爱照片和视频都给杰哥看了,嫂子表现很诧异,为什么要把我们两个的事情跟杰哥说?

  我告诉她,杰哥的性生活很不如意,我只是想让杰哥过得更开心快乐,嫂子也很理解性欲得不到满足的苦恼,便默许了我的做法。

  因为嫂子经常去公司找我,跟杰哥非常熟络,我大哥在我的引荐下跟杰哥相处的也非常好,所以这种情况下,嫂子每次见到杰哥都感觉非常的尴尬。

  过年了,大哥和嫂子回老家去了,杰哥和杰嫂也回老家过年了,就剩下我和老婆留在上海过年。

  一天我跟嫂子说,让她给杰哥拜年。

  “要全裸,一手揉着奶子,一手抠着骚逼,然后露脸趴在镜头前,说杰哥过年好!”

  嫂子在老家忙里偷闲,拍了个视频,视频里面嫂子一手揉着胸,一手抠着她的小骚逼,说过年好!

  我很不满意,嫂子却说没有机会,好不容易录了这么一段。

  我把这段视频发给杰哥看,告诉他,我让嫂子给他拜年,杰哥却说太敷衍了,表情木纳也没有提他,怎么知道是给他拜年呢?

  我想想也是,之后要求嫂子找到机会重新给杰哥录一个视频。

  这一天大哥回大姨家去了,嫂子还留在大娘家,晚上洗澡的时候跟我视频,我告诉她杰哥不满意,需要她录制一个新的视频,要符合我的标准。

  经过内心挣扎,10分钟后嫂子发来一个视频,揉着奶子靠着小骚逼,然后趴在镜头前,就结束了。

  我说这不行啊,重新再来一遍,后面一定要加上杰哥过年好!

  又过了10分钟,嫂子发来了另一个视频,镜头里嫂子的媚眼朦胧,一只手揉着不大却敏感异常的奶子,另一只手揉着正在滴水的小骚逼,然后很妩媚的趴在了镜头前,舔了一下性感的嘴唇,满眼似冒火的对着镜头说:“杰哥过年……!”好字没听清,却至此结束。

  我跟嫂子说,一共就5个字,你怎么只说了4个?

  虽然能听懂,但还是差了那么一丢丢,嫂子说她实在太紧张了,说话的时候大脑已经空白,而且洗澡时间太长了,必须得出去看孩子了。

  虽有遗憾,但我觉得,录的还是比较让人满意的,杰哥也一定能看得懂。

  第2天晚上,杰嫂哄孩子睡觉去了,我把嫂子录的第2段视频发给杰哥看,虽然差一个字,但是杰哥却非常满意,并且告诉我他非常喜欢这种反差婊还说我调教的好。

  当晚我和杰哥聊了很久,然后,制定了一个非常详细的计划,我要让他有机会操上那个风骚淫荡的嫂子。

  同时又要想办法让嫂子能够接受。

  很快时间来到了农历5月份,这期间我和嫂子尝试了很多种玩法,露出,车震,野战。

  有一次野战,我刚刚插入几分钟,旁边便窜出一家三口,那时,嫂子全身赤裸,撅着屁股,双腿分开,双手撑在树干上,我赤裸着下身,一手拽着嫂子的头发,另外一只手不断的在拍打着嫂子的屁股。

  我和嫂子在惊吓中,纷纷回头,看到那夫妻两个,掩着他们十五六岁儿子的眼睛,满脸通红的从我们身边逃也似的溜走,之后的几秒钟内,我和嫂子同时迎来了高潮,刺激兴奋和后怕。

  从此我便更加小心,刺激虽然重要,但是安全更加重要。

  在这个数码产品非常发达的年代,高清和几十倍变焦已经是每个智能手机的标配,万一那不是带着孩子的一家三口,而是一个猥琐男或者有特殊癖好的人,把我和嫂子的视频录制下来,如果再发到网上去,那将是连脸和表情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的。

  我们各自的家庭,还有我和我大哥之间的关系,将接受毁灭性的后果,这个实在让人不敢想象。

  之后,我便想起和杰哥之间的计划,我要实现另外一种刺激却安全的性生活。

  在一个阴雨连绵的上午,我便约了嫂子中午去偷情,然后让杰哥拿着他的身份证,去宾馆开了一个豪华套间。

  平常我跟嫂子偷情,都是来我家里或者趁大爷大娘在他们自己家,去大哥的家里。

  因为大爷大娘要照顾上小学的外孙,每天下午都会去大哥家里给他们一家做饭,工作日早上8:30到下午3点,大哥家正常是不会有人的。

  有一次我跟嫂子在大哥家刚刚偷完情,我正在下楼,碰到大爷大娘正在上楼,吓得我慌忙跑到楼上,大声敲着门说,嫂子我来借某某东西,才把大爷大娘糊弄过去。

  然后我就借着那次的事儿,跟嫂子说:“咱俩中午去酒店开房吧,我害怕再发生意外。”嫂子也欣然同意。

  中午我拿着房卡,情趣胶带和麻绳等等,去宾馆8802房间,等嫂子的到来工作日入住率是很低的,而且我选了个最靠里的房间,更加不容易被打扰。

  等嫂子来了,先是一通热吻,然后让她先去洗澡,拿出我准备的道具,等她出来,我告诉她,我们今天要玩儿刺激点的,平常做爱的时候,我老是说有的没的,经常说要和别人一起操她。

  这次我先说:“我们今天玩点刺激的,我要把你的双手从背后绑住,双腿绑成m字腿,然后蒙上眼睛,夹上乳铃……嫂子,在这里好好等我,我去洗个澡就来。”

  依次绑好,能从嫂子脸上的表情中感觉到恐惧无助和期待,我亲了嫂子一口:“我要用纸巾把你的耳朵堵上,一会儿叫床轻点儿喊,小心吧隔壁的弄得欲火焚身,他们要是来的话,我就跟他们一起操你。我先回公司取个东西,不要喊!免得把别人招来,我不锁门的。”

  然后不等她反应,我就用纸巾塞满了她的双耳,然后嫂子就大喊了一声“啊”之后就喘着粗气,不敢吭声了。

  看着嫂子背靠着床头,小腿和大腿由于胶带的控制,并不能改变姿势,双手在背后绑在一起,她努力的通过手的用力使身体倾倒,然后蜷缩成一团,以增加安全感。

  这时我又把她扶起来,摘掉她左耳的纸团儿,附耳轻声告诉她,不要躺下,我10分钟就回来,等我回来看到你躺下的话,我就去敲隔壁的门,让他们来操你。

  嫂子焦急的说:“不要不要,我怕……”

  我亲了她一口:“别怕,乖……听话就没事儿。”然后就又用纸塞住了她的耳朵。

  这时,除非很大的声音,要不然她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

  然后假装走出去,很大声的把门打开,然后又轻轻的关上,脱了鞋,偷偷的回来看着嫂子的反应,这时的嫂子牙齿咬着下唇,显着非常的紧张和恐惧,却没敢再躺下。

  我看了两分钟,嫂子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然后又用力的躺了下去,喘着粗气,却不敢太大声。

  我走到隔壁办公间,轻手轻脚打开了衣橱的门,冲着衣橱里面紧张的杰哥挥了挥手,示意他出来,然后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杰哥的双手颤抖,轻手轻脚从衣橱里面迈出,我示意他把鞋脱下,让他跟我走。

  当进到卧室,杰哥的双眼发直,盯着蜷在床上的嫂子,舔了舔嘴唇,咽了两口口水,我趴在他的耳朵上嘱咐他:“把衣服脱了,动作轻一点。”

  杰哥颤颤巍巍的照做了,我看着他比我略短却稍粗的鸡巴已经挺得笔直。

  “不要说话,去把她扶起来摆好。然后退后欣赏一会,别太着急上她。”

  杰哥过去照做,摆正后回头看了我一眼,我朝他比划了一个手势,让他把嫂子的双腿劈得开一点,嫂子的骚逼裂开一条缝,淫水涓流不息,乳铃叮呤作响,鼻子粗气不断,紧咬下唇,却不敢发出声音。

  看了半分钟,我告诉杰哥:“先去跟她舌吻,然后让她给你口,再温柔一点操她,尽量延长时间,别太快射了。”

  我在一旁拿出手机,背靠着墙开始了录像模式,记录着这让人兴奋的一幕。

  杰哥稍作犹豫,便去亲吻嫂子,双手却不知何处安放,仍是略微发抖,亲吻了一会,便把舌头攻入嫂子的嘴里,右手向下,用食指和中指夹着乳头,大力揉捏着嫂子的奶子,左手从后背滑下,捏着嫂子浑圆的屁股。

  嫂子鼻子里发出一声呻吟,看来杰哥从我的视频里了解到了我的性爱习惯,也不知他是不是平常看着视频把他自己代入我的角色来学习着怎样操嫂子。

  我不停的换着角度录像,时而特写时而拉远拍个全景,另一只手脱掉自己的衣裤,把坚挺的兄弟解放出来,并轻轻的安抚了一下他。

  这时感觉杰哥有些迫不及待了,站直身体,岔开双腿,左手扶墙,右手扶着鸡巴凑向嫂子的嘴边,嫂子微喘着粗气,轻张檀口,稍作犹豫便把杰哥的鸡巴吞进口中,前后晃动着身体为杰哥口交。

  不一会杰哥便忍受不住,使劲吸了口气,拔出沾满唾液的鸡巴,退到床尾,俯身把嫂子拖了过去,上下的瞄了一眼嫂子,重重的咽了口口水,双眼发红,然后扶着坚硬如铁的鸡巴抵住嫂子的骚逼,一手撑住身体,缓慢的刺入。

  嫂子紧皱眉头,牙齿紧咬,却不敢发出声音,只有鼻子发出一声闷哼,然后张嘴喘了几口粗气:“弟弟……嗯……别闹了……听……听不到声音……嗯……我怕,啊,啊,嗯嗯……”

  人在耳朵听不到声音时,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有多大,嫂子本想小声说话,声音却一点不小。

  杰哥另一只手松开鸡巴,点了一下嫂子的嘴,示意她小点声,嫂子也就闭上嘴不说话了。

  杰哥缓缓抽送,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嫂子,紧咬牙关,只靠鼻子呼吸,也就几十下,便控制不住,大力抽插起来,从喉咙深处也发出了低沉的吼叫声,嫂子虽极力控制,紧闭双唇,鼻腔却只有大力的呼气却没有进气。

  紧接着杰哥的鸡巴紧抵着嫂子的下体,一动不动,然后抓着嫂子奶子的右手和撑着床的左手大力颤抖起来,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怒吼“额……”

  足足有二十余秒,嫂子同时浑身抽搐,她努力的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丝声响,却控制不住的使劲咬住了自己的下唇,随着杰哥浑身一阵抽搐,我的鸡巴已经感觉快要炸了。

  没想到杰哥这次这么不中用,几分钟就缴械了。

  我凑上前去,朝杰哥摆了摆手,杰哥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下了床,这时,杰哥的鸡巴还是硬挺着没有变软的,我把手机交给杰哥,示意他接着录像。

  我实在忍受不住,把嫂子拖到床边,鸡巴在她的阴蒂和阴唇间摩擦了一会,并吻住了嫂子的唇,我的鸡巴沾满嫂子的淫水和杰哥内射而流出的精液已经很是润滑,然后我迫不及待的插入嫂子的骚逼。

  感觉到嫂子骚逼里在不停的蠕动,似乎比平时松弛很多,没时间想太多,便一点没有怜香惜玉,疯狂大力的抽插。

  嫂子的嘴被我堵着,鼻子里不停的“嗯……嗯……”的配合我的动作,不到五分钟,我便继杰哥之后又内射了嫂子。

  我拔出鸡巴,混合着杰哥和我的精液泉涌似的从嫂子的下体流出。

  我示意杰哥迅速穿衣,然后轻声离开。我关闭手机,然后也穿上衣服,这期间,嫂子躺着缓缓的喘着气,似乎是累坏了。

  待杰哥走了之后,我又轻轻打开了门,整理下自己的衣装和情绪,故意大力的关上门,走到床前,拿掉嫂子耳朵里的纸团,揭掉缠在她眼睛上的胶带,然后皱着眉头装作很惊讶的样子盯着嫂子:“咦?嫂子,怎么回事,你怎么到这边了?刚才来人了么?”

  嫂子似乎很疲惫,又似乎很生气:“哼,你个臭弟弟,老是欺负我,你太坏了。”然后挣扎着想咬我。

  我哈哈的笑着,把她的胶带全解开,然后扑倒她:“嫂子,是不是想要弟弟操你了?嗯?”

  嫂子身子一僵,似乎疑惑了一下,而后伸手摸向了我的胯下,发现是软的,并没有硬起来,便以为明白了一切,却愿意配合着我:“是啊,我想被弟弟操,你来操我好不好?”然后诱惑的看着我。

  “嘿嘿,你个骚货,我不想,要不我看看隔壁有没有人,找别人操你吧?”

  “我不,我只喜欢被弟弟操!”然后就不由分说的脱我的裤子,跟我疯成一团。

  一会儿,我俩躺回床上相拥,亲吻了下嫂子,嫂子似乎真的累了:“臭弟弟,你刚才怎么那么厉害?连着射了两次,我来了好几次高潮,差点晕过去,感觉你的鸡巴比以前更大了呢…嘻……”

  “嘿嘿,喜欢么?这么玩是不是很刺激啊?”

  嫂子把头埋进我的怀里:“嗯…刺激,一开始都吓死我了,后来一想,你不可能把我自己扔这,就不那么害怕了,就是你堵着我耳朵,我不敢叫床,怕声音太大了不好,下次不堵耳朵了好不好?”

  我亲吻了下嫂子的头发:“好啊,你喜欢就好,我也感觉好刺激,真的感觉弟弟的鸡巴变大了么?喜欢么?”

  “嗯,好像粗了点,但是插的不够深,第二次感觉深了好多。”

  “哈哈,我把隔壁的两个人叫来一起操你的,我就看着了,我可没操你,我就录像来着,以后给你看视频吧。”

  嫂子知道我在胡说,也没太计较,慢慢的沉睡了过去。

  从那以后,我经常制造机会跟杰哥一起操嫂子,也不知道嫂子到底发现没有,但是能看出她非常享受。

  平常我俩单独做爱时,我常说:“杰哥看了咱俩的视频已经不知道对着你个骚货撸了多少次了,有机会给杰哥操一下吧?”

  每当这时,她都告诉我:“随便给他看,随便撸,就是不让他操,馋死他。嘻嘻……”

  死活不松口啊,目前没有更好的进展,但我相信,经过我的不断努力,我会让我身边所有的朋友都能享受到我嫂子的淫荡身体。

  过段时间就把我和杰哥一起操她的视频发给她看看吧,我相信,淫荡的嫂子会接受事实的!

  【完】